中国骑友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2894|回复: 87

最强骑行牛人...一人单骑77天穿越藏北大羌塘无人区(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2-13 15:26: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Fleming 于 2014-2-13 16:31 编辑

   【大羌塘】藏语“羌塘”意为北方的空地,狭义指藏北无人区,实则是所有北方未知的土地。大羌塘包含藏北无人区、可可西里无人区、阿尔金无人区、昆仑山无人区,这四个无人区连片在一起,构成了世界上独有的超级无人荒原。由于可可西里的概念被炒热,以至于大家一度用可可西里代替了这片广袤的荒原,实际上,可可西里不论是行政疆域还是地理疆域都只是大羌塘这片土地的一小部分。
    大羌塘,他是自由最后追逐之地……

   此次穿越从青藏高原的西端至高点界山大阪开始,时间4月20日,一路向东经邦达错、羊湖、若拉错、岗扎日,横穿整个藏北无人区后改由北上进入阿尔金无人区,经可可西里山脉、昆仑山脉、鲸鱼湖……在阿奇克库勒湖遇人,再三天车程至花土沟镇,时间七月五号,总历时77天。在离开界山大阪至阿奇克库勒湖的74天里独处无人区,此间行程1400公里左右,跨度四个月。

0.jpg

1.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2-13 16:09:39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戏

    三月初入藏,一路烦心事。原装插头居然正负极接反,驮包铆钉再而三的轻易断裂,多个设备共用的充电器损坏……骑车前往阿里,作为前期体能拉练,一路上丢三拉四,先是遗了背包捡回,后失了相机包再寻回,第三次在警察林立的江孜县街头丢了一个大驮包,衣物、太阳能板等尽失。

    无奈,重返拉萨调整,整顿装备。随后与友人去了林芝赏桃花、泡温泉以求转运,更享得“十凤一龙浴”的传奇,想必晦气已散,再返拉萨,做着去阿里的准备。没想到又遇江湖客忽悠,失了小钱又耽搁一周,不得已自己找车速到阿里。谁料自行车竟在途中被颠掉了后轮快拆杆,一时在偏远的阿里无所适从,即便拉萨有零件走邮政快递也得十天不定。多啦同学凭借巧嘴托一司机将快拆杆从拉萨捎来。以为最后一遭,不曾想一次未用的新油炉又断了喷嘴。翌日到处寻焊接,一连三家皆无铜焊,第四家倒是可以,老板事先说明,“如果焊好给十块,坏了可别怨我。”我应下。只见电光闪烁,不消一分钟喷嘴便彻底毁了,无语。又是多亏多啦同学,将自用的MSR油炉及丁丁的睡袋托志鹏捎回了阿里。时间已4月16日了,我已没有多少时间再耽搁,翌日便找车前往界山大阪。

3.jpg
雅江上的漫天黄沙
4.jpg 雅江大峡谷的桃花,遗世独立
5.jpg 山野中的原生态温泉,边酒边歌(此张友人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2-13 16:12:17 | 显示全部楼层
D1(4-20),16K,宿营5192M


    这是一辆装满废铁的卡车,到达界山大阪凌晨六点。夜黑酷寒中,司机冷得都不愿露头,我独自攀上废铁将自行车取下,慌乱中将跟随多年的鸭嘴兽水袋刺破。好在多带了个友人赠送的MSR水袋,否则我将再度功亏一篑。猛烈的寒风中第一次搭建新帐篷,若不是单层一体结构(1.5层),是搭不起来的。极冷,温度在–15℃下,把头钻进睡袋,却被呛了出来,丁丁睡袋的那个味可不一般。

    中午十一点醒来,大风依旧,全靠身体压着帐篷。烧水吃饭,忽四个边防官兵走近,他们诧异一个人竟在此季宿营界山大阪。我是万分紧张,生怕是堵我的人,去年便是被**从无人区“押”了出来,有此一遭更是疑神疑鬼。好在四个边防官兵不知我的去向,嘘寒问暖,不断叮嘱小心小心。官兵走后,我随即打包装车走向无人区的深处,恐再有变。

    车子沉重,车把难以掌握,途中一个小坡居然要拆掉驮包才能推上来。这对我打击很大,现在硬路且如此,后路漫无边际的荒原如何可行。此次从界山大阪进入荒原竟连一个人也没见着,而去年九月时无人区边缘游牧甚多,可想此时大风低温天气还不是放牧季节。十六公里处有一间羊圈,在龙木错东端,去年也经过,到了此地后再无力推行,决定宿营,好好整理下思绪。安顿好后便去了山谷中寻找湿地,去年多啦和流虻经过时发现,而我竟一无所知,所以这次要寻个明白。

    湿地中泉眼众多,是恒温的地下水,所以外面世界一片冰冻,水里却春意盎然,水草,游鱼……这是我在海拔5200米高原唯一见此的独特地貌。

6.jpg
谷地里的积雪被大风吹成尖锥装
7.jpg 此湿地由多啦和流虻发现,附近矿上的人也不知,我去年也是错过
8.jpg 地下水恒温,所以外面世界冰天雪地,水中一幅春意盎然,有鱼有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2-13 16:16:11 | 显示全部楼层
D2(4-21),0K,宿营5192M


    一夜狂风,海啸般此起彼伏。第二日没有往前,而是在羊圈里思前顾后。的确,前事诸多不顺,体能尚未拉练,负重到了极限,咳嗽不见好转,寒风低温甚烈……我并不认为这是一场精心准备好了的旅行,身体和心理上都存有巨大的阴影。何去何往,一直纠结着。心里没底的还有装备,能否承受的住,还没怎么着,驮包铆钉又断了一个,前货架松脱。下午把所有驮包的铆钉撬掉换上准备好的螺丝,效果非常好,整个行程再无有过一次故障。前货架重新调整,由于没有带匹配的扳手,我并不认为一劳永逸了。晚上下定决心,继续往前,其实这个决定一点也不意外。

9.jpg
幽兰水草

10.jpg
遍布湿地的小泉眼,水质清冽

11.jpg
泉水流出不久便上了薄冰

12.jpg
羊圈,睡袋下是门板,没有挪动过,和去年一样,感觉昨日

13.jpg
黄昏中的湿地

14.jpg
黄昏中的龙木错,如果图片有声音,可以听见排山倒海的风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2-13 16:22:11 | 显示全部楼层
D3(4-22),52.4K,宿营5145M

    早起,东西竟塞不进包里,无奈扔掉了三碗糌粑、护肘、冰爪才得以顺利装包。顺着铅锌矿的路找到进入荒原的岔路,岔路在河床上,很难发现,去年就错过,后回头直接插进去的,所以今年寻的特别仔细。接着便是翻越大丘陵,坡顶海拔5275米,也是此程最高点。下午两点过了去窝尔巴错的“岔路”,至此全新的旅程开始,前方的路不再是熟悉的了。随后吃了一块压缩饼干,冻得硬邦邦,用铁锹砸碎。到了下午六点,边推边骑走了32公里,如果轻装的话速度至少能提高一倍。风越来越大,我打开“伞帆”测试了一下,利用风能的效果远大于预期,一路飞驰。八点后开始留意路边水源准备随时宿营,地图上显示路边有连续泉水并聚集成沟,但我高估了此季的水资源,山谷里一边荒芜,滴水不见。随着天色黯淡,不免有些紧张,“伞帆”被吹断了三个辐条,当天便彻毁,并不可惜,只是个试验(被风直接吹了20公里,今后大有利用价值)。

    到了九点半,渐黑透,只好放下自行车,先去了北侧山谷里找水。这是一片宽阔的沙地,连条沟也没有,再远点的地方什么也看不见。我回头取了GPS查看等高线,发现南侧沙地离山势较近便寻去。终于在一条沟壑里发现一块冰,用铁锹砸了20升,冰块很浅,还夹杂着羊粪。回程时逆风,把眼睛给吹坏了,两天里都半眯着。等把帐篷搭好,已经快23点了,融冰又用了40分钟,倦的不想吃东西,喝了点牛奶。没想到,这么快就开始缺水,如此狼狈。

15.jpg
途中的溪流,冰层触底

16.jpg
此河汇入马头湖,而湖的北侧有个卫星湖,绝好的溜冰场

17.jpg
夜深融冰,需要40分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2-13 16:25:48 | 显示全部楼层
D4(4-23),31K,宿营5028M


        一整天阴霾,大风不断,不时有冰雹云从身后袭来,又忽而一晴。沙土极重,基本推行。下午3点到了鲁形湖,此处有一间土房,是最后一处人类固定建筑。去年,多啦和流虻曾在土屋里住了三天,无人。今年似乎也如此,但房子前一辆卡车不免让人浮想联翩。我先去羊圈侦查了一番,只有几次小羊羔,它们见了我后就一直跟在身后,心中平添不少暖意。用望远镜查看四周,不见人与羊群,确定无人后用螺丝刀拧开门栓。屋子里很干净,地上有两箱饮料,里屋挂了一串风干的羊腿。炉子上有壶水,微热,说明主人并未远去。我把水袋灌满后出来,将门栓螺丝再拧上,不留一丝有人潜入的痕迹。然后在卡车的工具箱里顺走一把匹配的扳手,解决了最后一个装备上的障碍。前货架每两个小时就松脱一次,组合钳子根本拧不紧,如果没有匹配扳手是迟早要回头的。即便有了扳手,前货架依然每天都要松脱,驮包太重了,所以每天晚上把前货架拧紧成了例行工作。

    快速离开土房子,有了去年一遭,牧民成了我最不想见的人。离开土房子数百米后车辙骤然变的稀疏,沙重的下坡也推不动车子。从路的角度来看,过了鲁形湖才是真正的进入无人区。很多天以后,常怀念起屋子里的羊肉,可惜那时食物充足,车子太重,恨不得多扔掉些东西。

18.jpg
早晨继续融冰,光线好,羊粪都被捡了出去

19.jpg
营地,面对的小山就是昨夜取冰处

20.jpg
鲁形湖边的土房子,无人,最后的人类建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2-13 16:28:46 | 显示全部楼层
D5(4-24),19.8K,宿营4951M


    十点半出发,天气依旧。可能此段路从界山大阪开始是台地风口,所以风难止歇。风速通常保持在六级,瞬间风速到九级。沙土依然很重,双手适应了沉重的车头,前日被风吹坏的右眼疼痛加剧。下午三点,瞥见右侧山头上有一截凸起物,貌似天线,于是爬上去细瞧,原来是一个铁塔(大地三角点)。上世纪71年,三大军区联合对羌塘做了初步测绘,留下大量三角点和水准点,今天终于得以见识实物。

    傍晚来到邦达错附近的一处泉眼,泉水流进冰封湖区,冰面上黄斑遍布,是风携来的黄沙与尘土。近湖冰面有很多裂口,我推测下面有泉眼,而非冰层融化所至。邦达错西侧便是通往克里雅山口的岔路,越野车可以直接开到山口,我一路留意,却没有发现车辙。阴霾天空终于呼啦啦飘下雪来,我不慌不忙搭好帐篷,附近有如此一口清冽的泉水,便再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了。

21.jpg
71年三大军区联合测绘羌塘时竖立的大地三角点

22.jpg
邦达错冰层上的空隙,推测下有泉眼

23.jpg
伏地风暴团,扫过时天昏地暗

24.jpg
邦达错一片冰封,野鸭更显旷寂,他也是藏西北四大错之一

25.jpg
风雪说来就来,这个季节天气不应该频繁的阴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2-13 16:30:31 | 显示全部楼层
D6(4-25),4.3K,宿营5002M

    此处风化地貌丰富,充满气泡的火山石随处可见。推车转过小山是一条大冰河,此河是饮水河,从窝尔巴错流出汇进邦达错,去年走过上游,它也是一条动物迁徙通道。饮水河下游极为宽阔,冰层厚有一米,中间是未冰封的主河道,很深。河岸边有很多泉眼,水质极好。

    今天只推行了四公里多,却走了二十多公里探路,主河道是过不去的,北侧邦达错更别想,只能向南寻路找一处浅滩,谁知南侧是更大一片湿地,一直把路逼向西方,彻底南辕北辙,令人琢磨不透。花了四五个小时不得过河的路径。下午横下心一直沿着湿地走,直到山脚下,湿地才止住得以东寻。此处火山地貌丰富,还发现了游牧痕迹,和用火山石垒起的玛尼堆。此处也是最后一处游牧痕迹,想必是一个夏季牧场,再之后的路,荒原彻底与人类社会断绝了关联。寻路一直到天黑,确定了明天行进的方向。

26.jpg
此处类似雅丹地貌很多,同时又是火山地貌带

27.jpg
从窝尔巴错流出的饮水河

28.jpg
河边泉水众多,平添一丝绿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3-10 10:25: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leming 于 2014-3-10 11:13 编辑

10092104173f6d7147f6724acc.jpg
主河道很深,下午碧水间夹杂着黄水带,那是融化的冰雪携带的泥沙




1009210417fdd172fdca8a42e8.jpg
冰层很厚,冰面呈凹陷状,是风吹所至





100921041777c70ca770554b67.jpg
此图才是饮水河南来主道,分叉无数,其右侧是大片泉水滋养的湿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3-10 11:16:11 | 显示全部楼层
100921042160c2f0f0f2c955dc.jpg

主河道很深,下午碧水间夹杂着黄水带,那是融化的冰雪携带的泥沙


1009210421f12226bad8dabda7.jpg

冰层很厚,冰面呈凹陷状,是风吹所至


100921042115d639e2662d1ef8.jpg

此图才是饮水河南来主道,分叉无数,其右侧是大片泉水滋养的湿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飞登骑行|环海南岛骑行攻略|海南自行车出租|川藏线骑行攻略|环海南岛|论坛导航|手机版|骑行论坛  

GMT+8, 2018-7-16 16:55 , Processed in 0.146852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